第十五章 地狱牢笼·血阵

    英菲特四人从空间门里摔出来,落到了一边森林里,忍着伤痛站起来,英菲特抱着艾尔莎。

    “这是哪里?”伦勃问道。

    “应该是一直说的寒潭森林。”英菲特回答道,“是布兰国和边上最近的普国(全称普特兰)间的边境线。”

    “快点走吧,寒潭森林的树是冰铁树,阳光需求量特别小,自身又充满冰元素,导致昼夜温差十分大,晚上温度极低,能把人给冻住。”卢宾说道。

    英菲特点了点头,听到背后传来了声音,回头看去,灯火流动,是一支队伍,应该是布兰国的贵族见到兽人大军入侵,自知不敌,从而迁移避难。

    四道光芒打在他们身上,卢宾双手合握做祈祷状,胸前的相连发出淡黄色的光芒,四人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着。

    一星奥义·圣疗术!

    艾尔莎之前有点脱力,所以即使伤口愈合了,但是还没醒转过来。

    四人追上了前方的队伍,英菲特走上前向一名马车旁的侍卫请求道:“您好,我们是布兰学院逃出来的学生,我的朋友受了伤,能否给我们一个地方,让我们帮她治疗一下。”英菲特知道只要跟着这支队伍就能安全到达普国。

    “英菲特!”马车上的帘子拉开,还没等侍卫回答,已经有人探了出来,是古布克。

    因为兽人侵袭,他的家族一早就派人把在学院上学的家族子弟接了回来,作壁上观,结果发现这一次兽人族玩真的,国将不存,又害怕被灭族,唐莫·雷宾塞族长果断率领全族搬迁了。

    布兰国将亡,每个家族都各奔东西了,包括纪尚底下的洛佩罗家族也各自奔逃了,雷宾塞家族是最早的一批,正巧给英菲特他们遇到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额......你们先上来吧,我这里有位置。”古布克干笑着说道。

    英菲特沉吟了一下,卢宾拍拍他:“艾尔莎要紧。”英菲特点点头,抱着艾尔莎上了车,卢宾伦勃跟上,与此同时,古布克给一个侍卫使了个眼色。

    英菲特上了车才发现,车底座有个阵法,别的功效暂且不懂,但是一看就知道能够放大空间,这马车价值不菲。

    “英菲特,我要跟你道个歉,上次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其实最后没想和你再对拼的。”英菲特一入座古布克就把想说的话说了出来,他知道不先道歉说清楚几人之间的隔阂不可能消除掉。

    英菲特“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他也不知道回什么,因为他对赛场上古布克发动最后一击时眼里的杀意记得尤为深刻,现在对方一个道歉就想冰释前嫌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他对古布克的防备不可能有丝毫的减弱。

    “真的!你相信我!”古布克知道英菲特不相信他,突然激动了起来,“实话跟你说,其实比赛开始前不论是我还是我的家族就让我要输给你,至少我不可能违背家族的意愿,但是当时我一上场,身体里突然生出了一股力量,虚无但十分诡异,它整场比赛都在引导我杀了你,好像脑海里的一种声音,挥之不去。”古布克睁大眼睛的样子仿佛他也很恐惧,让人不得不信。

    英菲特看向古布克,他不是完全相信了他,但他觉得其中确实有别的问题。

    “那你有什么证据?”卢宾看上去也没有,她一上车就在为艾尔莎疗伤,没空搭理古布克的事,现在感觉到艾尔莎有所好转,不等英菲特有所回应便抬头问道,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直视着古布克。

    “没有”古布克的声音弱了下去,他确实没有,那股力量太诡异了,他输了比赛后瞬间就消失了,后来回家族让爷爷亲自检查也没查到一丝痕迹,所以没有人相信他,都觉得是他计划失败的借口。

    场面再次陷入尴尬,英菲特思考着什么,卢宾接着为伦勃疗伤。

    “英菲特小友前来也不先见见我,是看不起我老头子吗?”车外一道苍老但洪亮的声音传来,打破了尴尬局面。

    马车停了下来,几人走出车门,面前站着一个衣着简单的老人,后面跟着一个中年男子。

    “前辈您好,我们是布兰学院的逃出来的学生,想借车搭载一段路......”英菲特上前欠身说道,这里是古布克的家族,两人算不上交好,甚至是交恶,所以英菲特上来姿态就放得很低。

    “没事,跟我你不用客气,我是那个混小子的爷爷,唐莫·雷宾塞,你有什么事跟我说,能做的我一定帮你。”唐莫摆摆手,示意英菲特不用如此客气。

    “那太谢谢前辈了”英菲特再次躬身谢道,唐莫直接把他拉了起来,又回身说道:“再备一辆马车,我和英菲特小友同行。”

    “是”身后的中年男子接到命令后就去准备了,他是雷宾塞家族的总管。

    随后唐莫好像才看到英菲特旁边的古布克似的,怒喝道:“你个混小子也在这里,有没有跟英菲特小友道歉呢!混账东西,都说了是友谊赛,你下重手,不就多生了两年吗,还打不过人家,家族的脸都给你丢尽了。”

    “是”古布克转身又要和英菲特再道一次歉。

    “不用了,师哥他刚跟我道过歉了。”英菲特赶忙摆手又扶起了古布克。

    “哼!”唐莫冷哼一声,“人家大人有大量,你以后注意点,别学了点本事就在外面装模作样。”

    “是,爷爷。”古布克躬身说道。

    骂完古布克,唐莫又对英菲特说:“英菲特小友,你也不用跟我客气,当时这混小子和你打赌时就说了,你赢了比赛我们整个家族都会尽力保护你,我们也不会说话不算数,所以帮你是应该的。”

    “那实在太谢谢前辈了。”英菲特早就忘了这一茬,因为比赛刚结束兽人就入侵了,甚至来不及宣判结果,更别提还有事后兑现赌约的事了,而且英菲特脑里现在有一堆事需要思考,除了艾尔莎的安危,还有洛宾和罗本斯生死未卜,还有冥冥之中感受到的一种危险。

    “来,你和你的同学都先到我马车上来,我们详谈。”唐莫拉过英菲特,十分亲切地样子。

    ......

    布兰学院此时如同废墟,兽人大军不断地推进,所过之处楼房推平,人畜尽灭,不留活口,西摩,布怀内特等各个学院的院长和纪尚身边的高级侍卫军带领着村民学生且战且退,一路向东逃去。

    不知何时,那巨大的树妖和一身银白法袍的先知消失了,只剩下那个只哈克提和巨眼暗巫。

    “东门就在前面了,大家再坚持一下就行了。”艾德大喊道,他在最前头走,国王纪尚不见了,但他好像并不关心。

    西摩带着学院的老师断后,不断拦截兽巫的魔法并阻碍兽人大军的追击。

    “等所有人一出城,我们就开启大阵,毁灭这里。”西摩边还击边吩咐道。

    “是。”

    哈克提已经带着背上的暗巫王族走到了原来西门所在的位置,那只眼睛这一次红光大盛,和前几次完全不一样,周身的能量以肉眼可见的形式汇聚到空中,形成了一个幽深的洞,只见那只腥红之眼剧烈的颤抖着,好像癫狂,然后,一只枯柴一般灰白色的巨手从洞里慢慢地探了出来,皮肤松弛全是皱褶,遍布着黑斑,指甲也是黑色的,十分长,这是一只巨型恶魔的大手。

    这只手大到能够抓起整片学校,指甲深深的陷进地里,这个手就这么以抓取的样子覆盖了整片学校,遮天蔽日,一片漆黑,只有惨叫声在不断响起。

    学校里一片魔法阵亮起,也是腥红色的,阵内是一只恶魔的头像。

    地狱牢笼·血阵!

    “他们果然想让我们全死在这里,木戈丁,你干得漂亮,等我到了外面有你好果子吃。”西摩的脸在红光掩映下显得十分狰狞,他此时在不断地凝聚魔能,银亮的光不断汇聚在他身上,越来越快,因为他听说过这个阵法,阵内之人会被封住,在黑暗中相互搏杀,而留下的鲜血和消失的生命都会滋补上方的恶魔之手,越滋补手会越大,直到最后形成完全体,施法者就可以在任何地方都瞬间使用这个魔法,区域之内的所有人,不分敌我一念之间全部化为血魔,成为个人的军队。

    这个暗巫王族应该刚刚学会这个魔法,所以恶魔之手还是最初形态,西摩一定要尽快将所有人转移出去,不然毁灭的就不止这一个国家了。

    六星奥义·炼狱火舞!

    西摩正前方的地面突然全部冒火,一只巨大的火凤伏地而起,不断冲撞,所过之处兽人全部化为飞灰,而且火凤卷起了巨大的火焰风暴,直奔暗巫王族而去。

    “不!德莫尔!”西摩知道德莫尔想干什么,他想用生命为自己拖延时间。

    “保护剩下的人,不然我做鬼也饶不了你!”德莫尔最后看了西摩一眼,然后与火凤合二为一。

    “德莫尔!”布怀内特在隆提特死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失态,此时他只想冲上去拉住德莫尔,但是被身边的老师死死的抱住。

    献祭·六星终极奥义·炎凤花!

    火凤又大了一倍,火焰风暴成了它长长的曳尾,十分华丽,火光照亮了前方的路,哈克提背着暗巫王族,就在最前方!

    一声尖啸从红眼后的黑暗中传来,这是所有人第一次听见暗巫王族发出的声音,只见哈克提眼睛一亮,紫光充沛,张开大嘴,巨大的暗紫色能量不断填充。

    “轰”一道巨大的紫色光波直射向火凤,想要阻止它。

    但是火凤一路顶着向前,丝毫不受影响,一声嘹亮地凤鸣,火凤直直的撞向了暗巫王族和哈克提。

    焰爆!

    巨大的火焰迅速蔓延了整个恶魔之手,把漆黑的世界重又照的一片光明,烈焰焚天,一声“砰”地巨响,所有人目力所及范围内,一朵由火焰构成的巨型花骤然绽放,绚烂无比。

    恶魔意念对于西摩的影响削弱到无形,西摩迅速挥舞法杖,杖头带起一丝银线,不断地写出古老的字符,这不是西摩的本命奥义,是后学的。

    空间秘奥义·大传送阵!

    “叮”地一声,脚下巨大的银色魔法阵展开,覆盖了尚存的所有村名战士法师,银光大盛,魔法阵张开到极致后迅速缩小,带着阵内的所有人一并消失了,西摩甚至听到了暗巫王族的又一声尖啸。

    临走之时最后一个魔法。

    自毁法阵·大爆炸!

    轰!!!

    今天又是有事晚更,向书友道歉,今天晚上还会更一章,另外,助力s9,LPL加油!

合作链接: 极速小说 98K小说网 嘟嘟小说 天一小说 白马小说 洪荒文网 布谷鸟小说